贺兰

泛旧的老照片
在加冕登基之间,她也曾是天真活泼小公主,也曾是勇敢正义的骑士王,直至宫廷政变,血流成河,踏过叛乱者的尸体,一路向前,加冕成皇。

我家审审是只猴

我想写金箍棒意外成为审神者,我被自己脑补的小猴子萌坏了心肝。就是不知道自己的文笔能不能撑起来

看到这个眼神没有,我特么以为我少女心已经死去多年。结果这个笑容一出我的少女心瞬间复活,不仅没死还活蹦乱跳的呢
我以为我已经习惯惊艳于他,没想到没有最惊艳,只有更惊艳。
苍天啊,昨儿个杨洋在成都开生日会,我在加班。虽说我也没票吧,可是今天看重播才发现我错过了什么!!!
这么多年他还是当年的模样。

少年一朝出走,归来成王
高峰低谷,繁花泥沼,红尘鬼域
都不过是一路风景,朝花夕拾
纵然路途坎坷,有魑魅魍魉人心鬼魅
幸好一路上有你
有陪伴

中间有两天忘记刷命运回响了,结果只拿了这条裙子加手持和异瞳妆容,这样搭还蛮云端的

除了手中的剑,这头饰意外地很配披风

无心大法好
就在刚刚,抱着完成日课的心态去锻刀,完全不抱希望自己能锻出巴形薙刀,公式550,660,770,770,突然发现是4个小时。激动!!!故作冷静的确认完日常任务,迫不及待地贴上加速符,然后,爷爷出现了!!!

[奥弗]所爱是你(abo)

很久以前就想写这对的咳咳了,拖延症拖到现在。没有文笔,就单纯的想吃肉自己炖。
奥兰多弗里恩ABO
奥兰多:香槟味的信息素
弗里恩:信息素味道从冰欺凌变成冰霜

深夜,奥兰多突然被一股陌生的信息素的味道给惊醒,他心中一惊,担心弗里恩出了什么事慌忙起身查看。自从接受判决后他们俩便住在了一起,这也是他向法庭申请的监视,既是不放心军部和政府官员,也有着自己的一点点私心,他想在这样的日常相处中慢慢帮弗里恩找回他自己的记忆。

为了照顾弗里恩,也为了不给别人造成麻烦,奥兰多带着弗里恩搬到了一处郊外的度假别墅,别墅有两层,上层是休息区,主卧是一个大套间,另外还有两间单独的客房,下层是生活区和娱乐室。

他和弗里恩一起住进了主卧的套间,只为了在弗里恩情绪过激时制服他。好几天过去了,弗里恩的情况一直比较稳定,奥兰多虽然没有放松警惕,心里却还是充满了希望。

此刻奥兰多狠狠皱起了眉,浴室亮着灯,水声却并不响,最重要的是,半透明的浴室门竟然没有蒙上水雾?!显然弗里恩正在使用浴室却根本就没有用热水!

“弗里恩?你还好吗?”轻轻敲了敲门,那信息素的味道陡然变得浓郁,似乎还带着北地特有的冰霜气息,带来了阵阵寒意。

奥兰多愣了一下才发觉,这信息素逐渐变得缠绵起来,似乎是omega发情的信息素。

当分辨出这信息素的味道是从浴室里传出时,奥兰多怔住了。

当年军校里他们曾一起共度那么久,对弗里恩的信息素他很是熟悉,少年的信息素是柠檬冰淇淋的味道,清新中夹杂着丝丝缕缕的甜腻,很受女生欢迎。即使是同为alpha的他也并不觉得反感。

可是现在,柠檬的味道只剩一丝,那甜腻也荡然无存,取而代之的是北风呼啸大地的寒冷气息。

灰鸦到底在他身上做了什么手脚?连与生俱来的信息素的味道都能更改,奥兰多皱着眉拒绝去想象灰影身上曾接受过的人体实验。

没有人回应敲门声,奥兰多一边低声抱歉,一边打开了门。

“你在做什么?”奥兰多看到眼前的景象有几分惊怒。

弗里恩闭着眼睛冲着冷水,没有了绷带的遮掩,瘦削的身体上大片大片的伤痕看上去刺眼极了,就像是被切成了好几块后又缝补起来的人偶娃娃。

他的右眼虽然紧闭,仍然能看到狰狞的伤痕。奥兰多不愿去想那伤疤是怎么来的。

强硬地将弗里恩捞出来塞进被窝,奥兰多迅速联系手下让他们尽快送omega的抑制剂过来。

且不提听到这道命令的手下是如何浮想翩翩。弗里恩的情况并不乐观,高热,混沌,虽然保持着警惕但明显体力迅速消耗,信息素的味道越来越浓郁,充满了整个房间。

奥兰多皱着眉头,弗里恩在接受判决前就经过了完整的体检,他确定没有看到有任何弗里恩变成omega的相关信息。

既然这样,那普通的抑制剂会有效吗?

就在这时,奥兰多私用的通讯器响了起来,他一惊,脑子里迅速转过许多念头,这个时候,会是谁呢?

出乎他的意料,通讯器对面是死板的电子音,可那内容却让他瞬间沉了眼神。

该死的灰影!!

一边让手下去查通讯号,一边将刚刚的通讯内容回放。

当年弗里恩是死后被改造的,造成了误差,隔一段时间会变成omega体质,普通的抑制剂根本不起作用,只有alpha的暂时标记能缓解症状,然后过一段时间才会恢复。

这可真是糟糕了呢…奥兰多低头,眼神逐渐变暗。

六月十二日连续两夜惊梦后留笔

所爱隔云端,纵使相逢不相知
梦中窥情缘,伊人已嫁路两分
回首向来自兹处,也无风雨也无晴
枉断肠